冬天的寒風已悄悄鑽入衣縫

我鄭重從斗櫃抽屜取出那輪廓鮮明的長絲巾

那層層疊疊的花紋

以一種和諧不張狂的調性浪漫的渲染開來

毫無疑問

完全是為了與情人併肩而行時

能隨風飄逸擦過他的耳際而設計的

 

風,陣陣吹著

心,暖暖想著他

當世界安靜下來的時候

只有那長絲巾帶著法國女人的靜謐優雅

飛進他的夢

輕聲說的屬於我的相思